動能轉換亟待培育新支柱產業

2020-01-21 14:15 | 來源:未知

動能轉換亟待培育新支柱產業

【經氣神】發改委產業所黃漢權:動能轉換亟待培育新支柱產業

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經濟轉型升級態勢持續,高技術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較快增長。近日,國家發改委產業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黃漢權接受新華網專訪時表示,經濟穩增長需要產業新舊動能接續轉換,高質量發展也需要與之相匹配的產業體系。而培育新支柱產業是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應有之義。新支柱產業具有體量支撐性、技術突破性、持續成長性與高度帶動性等特征,在基準情形下,到2025年其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將達到38.5%。

培育新支柱 形成新動能

2019年,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效顯著,全國工業產能利用率為76.6%,比上年提高0.1個百分點。“轉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從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我國需要通過培育新支柱產業,構建創新引領、要素協同、供需匹配的現代產業體系。”黃漢權說,“與此同時,我國城鎮化、工業化進入后半場,機械、電子、化工、汽車、輕工、紡織、房地產等傳統支柱產業增長放緩,舊動能減弱,亟待培育新支柱產業,形成新動能,確保經濟增長穩定在合理區間。”

他認為,新技術群簇涌現、交叉融合、加速迭代,科技、場景、產業三大變革同步交互;我國又擁有強大國內市場、海量數據資源與完整產業體系,“三大變革”有望率先在我國發生,由此帶動經濟盡快切換到高質量發展軌道。

【經氣神】發改委產業所黃漢權:動能轉換亟待培育新支柱產業

產業新圖譜 靠雙輪驅動

新支柱產業在哪里呢?“具有重大技術突破、廣闊市場容量、持續成長性、強大賦能或關聯帶動效應,對經濟穩增長和高質量發展起到重要支撐作用的產業,就是新支柱產業。”黃漢權說,新支柱產業既包括新一代人工智能、生命健康、文化創意與新材料等新興產業,也包括轉型升級后的現有支柱產業包,即機械、電子信息、汽車、化工、房地產、輕紡。兩者將形成“4+1”新支柱產業體系圖譜,猶如兩個車輪,在技術、人才、數據等要素驅動下,通過5G、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通用技術連接,形成雙輪驅動發展格局。

他以新材料產業為例分析稱,新工業革命催生對新材料巨大需求,發達國家紛紛加快新材料產業布局。自2015年來,全球鋰電池與材料、碳纖維、3D打印材料和石墨烯年均復合增速分別達到14%、12%、35%和42%。而我國新材料產業體系初步形成,產業已連續多年保持20%的增速,高于10%的全球平均增速;產值規模水平也從2010年約6500億元升至2017年約3.1萬億元,到2025年有望達到7.54萬億元。

產值潛力大 占GDP比重高

談到新支柱產業的發展空間和潛力測算,黃漢權表示,在基準情形下,2025年新支柱產業增加值將達52.08萬億元,占GDP比重將達38.5%。其中,六大現有支柱產業在改造升級后,未來5年將保持4%左右的年均增速,2025年增加值規模總量達到37.6萬億元,在GDP占比27.8%,仍將是經濟增長的主要支撐;而四大新興支柱產業的未來5年年均增速有望達到11%左右,占GDP比重10.7%,對GDP增長貢獻15.8%。

在他看來,培育新支柱產業也面臨一些痛點難點,包括產業創新發展生態不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不健全等。為此,要提升科技創新能力和技術轉化能力,打造一批國家科技創新策源地和新技術成果轉化高地;實施企業創新能力提升工程,培育一批具有世界競爭力的創新型大企業和眾多富有創新活力的“小巨人”、“隱形冠軍”。

黃漢權還建議,要打造有利于人才、知識、技術、資金等創新要素匯聚流動的政策環境和體制機制,破除產業轉型升級高成本和高風險困局;加大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強化新支柱產業發展“硬支撐”;加強知識產權、標準、征信等建設,打造引領新支柱產業發展“軟環境”。同時,要建立健全數字經濟規則制度,掌握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轉型主導權;深度融入全球產業鏈分工合作,構建高水平開放型經濟。

芒箕网怎么赚钱